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公車系系列第3部 公車經典之詩晴第三部 狼車詩晴未刪節特別篇
更新時間:2019-08-23 09:54:00  點擊次數:

  交經他手時,肖韻華的手指在他的手掌上摩挲而過,那雙厚實的掌心里緩緩鋪開層溫度來,略帶手繭的粗糙感,抽出手后仔細一瞧,右手指連帶沾些塵土。

  “那可巧了!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還沒問老師貴姓呢,我叫凌云華。”不由得將資料往上顛了顛。韻華回報姓名,便柔聲問道:“可是學校新招進的老師?”見他點頭,繼續道:“挺好的。你們小一輩的,我倒也少見男孩當老師的。我這么講也不是說你沒志向性別歧視,可別誤會!畢竟今時不同往日,物又以稀為貴。不過又說了,干我們這一行,哪個不都得像陳年的酒,越老才越顯得其珍貴。這不,剛開學學校就要逼我教高三,頭痛死了。”云華立刻恭維道:“哪里的話,肖老師你看上去一點都不老。簡直Lookstillbeautiful呢。”惹得韻華咯咯直笑。

  這時,韻華瞥見云華后腦上停留著片金黃的花瓣,正欲替他撫弄掉,迎面卻走來一個學生,只好悻悻作罷,嘆出口氣,試圖用話語回暖剛剛的氣氛:“不過還好,主動的總比被動的來的好些。年輕的老師到底還是來的名副其實些。你初入職場是沒見過有些老師,嘖嘖,真的一點看不出為人師表的樣子。算了,點到即止。以后你慢慢會懂——有干勁有熱情,這份職業便也有意義,你說是不是?”果不其然,這話似餌,引得云華的健談噗通上鉤。

  兩人有說有笑來到辦公室門口。韻華倚在門外,朝里指道:“就在過道那里,倒數第二個就是了,你放在那里就好了,辛苦你了。對了你坐哪?”“哦,我坐你對面。”云華臉上騰起的紅暈全給韻華捕捉在眼。只是笑盈盈的看著他沒在說什么,輕慢的扣劃著門外的墻壁。

  云華有事離開。韻華側開身讓他過去,可惜過道略顯窄,他的手表輕輕的磕碰上韻華手腕處碧透的玉鐲,清脆的一聲響。他寬肩處垂下的衣袖有力的扇動起一陣氣息,一縷頑劣的發從她鬢間跳脫出來,輕飄飄的在耳畔摩挲,那片花瓣不知不覺中落入了她烏密的發里,閃著金燦燦的一點光——他是走的如此匆遽迫切。

  行至梯口,云華回望了她一眼。她身著旗袍,繡縫的朵朵玫瑰在藏藍的衣身上開滿,連枝帶葉都是紅的。遠遠只能瞧清兩條殷紅的彎柔的曲線,一點一滴將她纖細腰肢勾勒得淋漓盡致,順往而下,又被緊圓的臀擠拱開去,打著波浪瀉至袍尾,只余兩截腳踝。

  韻華退開半步,凝視墻上教室座位安排表的某個名字,側身望向藍天,晴空萬里,玄鳥翻飛,不覺嘴角笑痕更深了些。

  入夜,只亮著陽臺的燈,韻華端坐在藤椅上寫日記,身旁的風扇呼啦呼啦吹得紙張直翻騰。韻華年輕時曾想當個作家,把生活寫進故事,可惜那股“筆耕不輟,鐘情翰墨”的志氣,漸漸被生活磨平了。她的生活實在單調乏味,唯有打開那一柜子萬紫千紅的旗袍時,方能從中尋得一點安慰。后來進了學校還是一樣,仍舊毫無起色,好像患上某種永遠治不好的雜癥;男學生都是稚拙無味的,他們只配在夜色里與女同學喁喁情語,男老師個個謹言慎行,骨血里深沉地烙印封建的氣息,不被他們憋悶死倒也算一大幸事;钤谶@悶濁的空氣里好些年,如今好不容易透過來一陣新鮮的純粹的空氣,自然渴求占據,自然值得行云流水的記載上一番,說不定若干年后再度翻閱,眼淚更能印證它的寶貴。

  突然不知從哪飛來一只蛾子,扇翅拼命亂竄在燈泡子的周身,堅質的墻上搖晃著它忽大忽小的影子,忽然它的翅膀像浸了鉛,直颼颼往下墜,啪嗒一聲摔在蘸果用的鹽里,鹽已化水,死死黏住它的翅膀,掙扎著,掙扎著,結果不慎從碗沿又摔了下去。

  韻華合上本,揉揉眼,趿上拖鞋,移步回房。拉開柜子下的抽屜,韻華鄭重地將本子安放進去,推回的霎那,委實怔忡不安,只得拉開抽屜,細細端詳起那本日記。澄黃的封面,中心印顆桃紅的心,下頭是排花體英文:PowerOfLove。韻華掀開封面去瞧里頭的內容,又合上,掀了又合,掀了又合,反反復復,最后干脆將剛寫的日記撕掉,整個本子再次回歸到空蕩蕩的一片空白。她望著那頁寫滿字的紙出神,接著蹲下身,將紙張折成紙鶴模樣,外頭的空白掩蓋住里面的內容,借著頂上的燈鍍上層潔柔的光,這下欲使人瞧不清里面的東西,那惶惶然的不安方才消釋。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特别喜欢赚钱的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