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公車系系列第3部 公車經典之詩晴第三部 狼車詩晴未刪節特別篇
更新時間:2019-08-23 09:54:00  點擊次數:

  韻華尋來一個鐵盒子,盒蓋雕刻著精巧的花,放進紙鶴——嚴嚴實實地將這秘密藏起來,不敢明目張膽下去。

  韋程展同學聚會回來已至凌晨,韻華聞聲從房里探出頭。韋程展也沒開客廳的燈,步伐有些搖晃,險些撞上茶幾,酒氣微醺,雙手在她華澤的肩上來回摩挲,嘴饞似的吻她。韻華忙把他推開,羞嗔的橫了他一眼,他卻移開一只手把她摟得更緊了些,韻華似喜非嗔的說道:“瞧你滿身酒氣,快去洗澡!”韋程展慵懶地笑道:“阿華,我好累,幫我洗好不好?”借著房里的光,不難看清他眼中狡黠的光芒。

  第二天,韋程展在韻華的唉聲嘆氣中醒來,雙肘支起身,半睜惺忪的眼,對著鏡子那邊含糊問道:“怎么了?”韻華一面擺手,一面翹起蘭花,指頭輕微按在臉上的一處,焦急的說道:“你快來看!你快來看!死哦,我好像長了一顆痘。”程展尋聲爬摸到她身后,仔細看清楚了,打趣的說道:“喲呵,這好像是顆青春痘。恭喜了!恭喜了!肖小姐看來你恐怕要返老還童,重返十八歲了呢。”殊不知韻華對這“老”字諱莫如深。

  韻華旋過身,直勾勾看著他,略顯怒氣,程展自知失言,忙躬下腰,想以吻作歉,卻被她翹直了食指,直抵在他胸口處,尖棱棱的指甲刺疼了他的心口。韻華一挑眉,冷笑道:“怎么?嫌我老?昨晚你欲仙欲死的時候,可沒見你嫌我半分老色!”說著,那根手指繃足了氣力,把程展彈開,順手拿起桌上的杯作勢要扔,他連忙踉蹌跑出門去,韻華皺眉喝道:“你回來!”門那邊探出半個腦袋,做出討好的模樣笑道:“老婆大人,有何吩咐?”韻華不禁噗嗤笑出聲,說道:“你今晚沒晚修吧,陪我去大勇逛街,我想買耳環——唉,自從生了肖毳,都好久沒戴過耳環了——聽見沒?”“行!行!都依老婆大人的。”

  韻華回過身,繼續用手指頭在痘上來回打著圈,星星作痛。腦海突兀閃過凌云華的面容,嘴畔的笑竟暈上了幾分羞澀,突然醒悟,想許是情火上頭了。韻華雙手交叉,靠在椅背上,直視鏡中的自己,回想那句返老還童,思忖道:當真老了嗎?盡管青春一去不返,但還是一成不變的鵝蛋臉,清炯的雙目也沒見染上濁黃的老氣,些許細紋在妝粉遮掩下,不細看是看不見的,容顏在運動和各色妍麗的保養品加持下,也顯得紅潤通透,哪里見得老的痕跡?想到這,韻華釋然的點點頭,起身輕快地哼歌,挑起衣服來。

  辦公室只有肖韻華,云華進來時見其正認真忙事,尋思著便沒有招呼她。待韻華寫完教案,抬頭欲伸懶腰,卻看到了對面的云華。霎時四目相瞪,各自趕緊報以禮貌性的微笑。云華是只有眼睛在笑,因著嘴里塞著饅頭,腮幫子圓鼓鼓的突出來,要真笑起來,饅頭怕是要漏出來,叫人窘迫。遠看倒活脫脫像只賊眉鼠眼的金魚。

  韻華好奇他吃的什么,伸過脖子往那邊探,看清了詫異道:“早餐你就吃幾個饅頭?”云華一壁咽,一壁點頭。果核大的喉結倏忽往上升,又降了下去,臉有些通紅。“那怎么行!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早餐要吃好才有力氣,才有精神——正好我泡了些花茶,給你倒去。”說著,韻華疾忙起身走向后頭,不給人一點回絕的余地。

  倒了茶,韻華一面走,一面撮尖了嘴去吹茶面飄起的氣,云華忙起身去接,連連道謝。韻華埋怨的看了他一眼,撇嘴道:“客氣啥!唉,你們年輕人就是這樣不懂得愛惜身體。”

  云華再見到韻華是在食堂里,一身絳紫色旗袍宛如塊剔透的紫水晶,在一群穿著迷彩服的學生間更為奪目。見她打包走了過來,云華便湊上前去與她寒暄幾句。

  墨染的天空,不料顏色過于深重,直把閃爍的星光沉甸甸壓了下去,只留下道彎月供人觀賞,風不忍見它這般孤單,吹來幾片云伴其左右,使人看了倒覺像是月的周身起霧了,那霧卻是渾黑的,貪婪的——它吸盡月的清輝,膨脹起來愈像灘飽和的墨,黑壓壓蝕在月的上頭——月便這么凄黯下去了。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特别喜欢赚钱的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