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公車系系列第3部 公車經典之詩晴第三部 狼車詩晴未刪節特別篇
更新時間:2019-08-23 09:54:00  點擊次數:

  韻華一路從教室踱到走廊上,風向這面吹來,驚動了欄桿外的花草,窸窸窣窣的聲音,使人聽了心頭癢癢的。韻華下意識將吹散的發撩撥至耳后跟,抬頭間,正好看到了不遠處的凌云華。

  他雙肘撐在欄桿上,面朝里,臉掩在陰影里看不清表情。遠看他的身影像框在兩層樓之間,縮得小小的,上身穿件杏黃T恤,側看倒像月的上半部,略顯不足的是有些凹凸不平。肖韻華的目光就這么緊緊地蝕在他身上。

  來往的只有學生,初來乍到,他們總是三五成群,避免陌生的惶恐。一個等在門口,催另一個,另一個不耐煩卻又不敢聲張,只等后來融入了環境,也就膩味了,便作鳥獸散了……

  軍訓過后,課程便如火如荼地開始進行。

  因著班里為47人,再加上自己身形高挑,韋肖毳便被安排坐在后面,一人獨占兩座。

  肖毳抽出課本,此時進來一人,高大的身影擋在門口,亮敞敞的光忽然皺n臉戀廝訟氯。肖毳见他蝿摡校服,脣茌却还是副学生模样,灌y傻暮傲松鮮,他微笑毁懄禎?ldquo;你好,請問你們這節是英語課沒錯吧?”肖毳點頭,柔聲問道:“老師你來聽課的么?”他也學著點頭。

  肖毳忙起身,將書包從另一座位上扯回,順帶搬回桌上的課本,輕捂嘴,道:“老師你坐這吧,我這沒人。”他連連道謝,肖毳趁他入座時,眼尖瞟到他教案上的名字,“凌——云——華。”自顧自念了起來。“對了同學,你叫什么名字?”云華轉過頭笑問道“韋肖毳。”說著,怕他誤會成翡翠的“翠”,攤開課本,指著她的名字解釋道:“是三個毛的毳。”云華盯著紙上的字,若有所思的念起她的名字。

  這時老師走上講臺,大家起立鞠躬。不料肖毳起身時凳腳撞倒了地上的水杯,云華替她撿起,肖毳只好往旁挪開,就在他起身時,他的脖頸與衣領處悄悄敞開一道口,肖毳順著那道口瞧見了他壯健的胸膛,霎時心頭一驚,慌忙別回頭去,尷尬的干咳兩聲,率先坐下。

  課上,肖毳一直用左手擋住臉,右手胡亂地在本上亂畫,全然不在狀態,余光時而有意無意的往云華身上瞟。每次瞟著了,總要一點一滴把他的行為往心里裝。

  他會偶爾抬手看表,時不時握拳抵嘴輕輕咳嗽,突兀的喉結隨之上下滑動,屢屢被老師的幽默逗笑,還會搖搖頭,笑著自言自語上幾句——全然沒有閑的意思。

  下了課,云華跟肖毳道別。她雖裝作漠然,實則他的離去卻比誰都要在意。陽光將他的影子鋪在綠油油的窗簾上,她的目光緊緊追隨著那道影子,直至消失。肖毳無力的趴在桌上,失神看著手中的水杯,回憶起剛才的情景。兩片檸檬在水中浮動,咕嚕嚕冒著酸泡兒。

  此后每有英語課,云華都從未缺席。兩人也日漸熟絡起來,肖毳褪下了那層初見生人的羞澀,云華的健談在肖毳面前初露鋒芒,時而交流學習,時而侃談生活。肖毳從中得知云華原是他父親韋程展的學生,不免對韋程展心懷感激,事實在他面前變得分外殷勤起來。云華也從她口中知曉,她是肖韻華和韋程展的女兒,只把她當做較小年齡階層的好友。

  人生就像一幅畫卷,只等待人描繪。韋肖毳十六年的生活中,酸甜苦辣盡有其中,五彩繽紛地填滿了畫卷的前半部,但在畫卷的正中,仍是一片空白,纖塵未染。但自從凌云華的出現,那空白處,淡淡的現出來一個人的輪廓,一個男人的輪廓,且日漸明晰。

  在肖毳看來,這就是女生們口中常說的喜歡。她開始積攢新鮮的話題,以便他來時,趁著課間與他聊上幾句;她時常模仿他寫字的樣子,正襟危坐,食指兼拇指緊按筆端,卻怎么都握不穩,寫起字來歪歪斜斜的,特別是寫他名字時,橫豎都覺得陌生;每當周六下午,她總要特地花上半小時看他打球,待他下場休息時,還要裝作無意路過,等他喊她才肯回過頭打招呼;她買來彩色的紙條,寫上想對他說的話,再折成星星,一顆一顆的攢,打算到來年教師節送給他。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特别喜欢赚钱的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