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公車系系列第3部 公車經典之詩晴第三部 狼車詩晴未刪節特別篇
更新時間:2019-08-23 09:54:00  點擊次數:

  飯桌上四人相談甚歡,夫妻二人心里卻都結著一個疙瘩,與云華搭話時,下意識里都瞄瞄對方的臉色。飯程過半,韻華忽然一拍腦袋,問道:“哎呀,小華。忘了問你,你喝酒嗎?我剛釀了些果酒,喝一杯吧,不會醉人的。”云華正欲點頭,肖毳卻嘖了一聲,嗔道:“媽,喝了酒凌老師等會就不能開車回去了。”云華道:“沒事的,我等會可以打車回去,明天再回來拿車。”程展拿過酒笑道:“是啊,其實也不用那么麻煩,等會我可以送凌老師回去。”

  臨走時肖毳送了云華一盆君子蘭,并附上一句新年快樂。待他們走后,肖毳跑進書房趴在窗口,用種羅曼蒂克般的神情看向樓下,期待云華的出現。冬天的太陽總是溜得很快,青藍的天早已懸著一彎皎月。

  寒假過了幾天,韋程展一家整理行裝,回了排浦的老家。三人一進家門,婆婆最先注意的便是媳婦的肚子,瞧著還是跟原先一樣的扁平,不免失望地連連嘆氣。婆婆小名詩晴。韻華笑著迎上去,道:“媽,你這是怎么了?大過年的,唉聲嘆氣些做什么?”詩晴捶胸頓足道:“我白天盼著,晚上盼著,做夢都盼著,為的是你能早點給我生個大胖孫子回來,你瞧瞧,你瞧瞧。我不唉聲嘆氣,我還能做什么?”韻華柔聲安慰道:“哎喲!強扭的瓜不甜。再說二弟不也只生個女孩么,人家照樣不也過的滋潤,咱別這么封建。”詩晴叫嚷道:“你二弟人家去了大陸,娶了大陸老婆,做了大陸人,思想新得很,新到都不懂傳宗接代了——三年兩年都不回來一次,回來也只在清明時候——這是在海南,少拿封建壓我,我們就是重男輕女的思想,誰都改不了的封建!”韻華趕緊做了個噓聲的手勢,小聲道:“媽你小點聲,讓肖毳聽見了多不好。”肖毳一句不漏全聽進了耳朵里,也不做聲,自顧走上樓。詩晴啐了一口,目光洶洶地越過韻華,直射到肖毳身上,道:“有本事你讓她再爬回你肚子里,重新給我生個龍鳳胎出來——我還是那句話,生不出男孩的女人注定要被瞧不起。”韻華不滿的嘟嘴辯道:“不是我生不出,只是我不想生而已。”婆婆哼了一聲,走回房里,只留下一句:“我可不想我們韋家的香火就這樣斷送在你們兩兄弟手里。”

  韻華來到肖毳的房間,只見她背對坐在床沿,雙肩不停的顫動,悄悄來到她跟前,看到她滿是淚痕的面頰,小尖下巴垂著兩滴新流的淚,心疼萬分,上前將她緊摟入懷,一面輕輕地替她揩拭臉上的淚,一面柔聲勸慰道:“好了,乖,我的小三毛,別哭了。你奶奶也是一時火氣上頭,說話重了些,那些話當做耳邊風就好,別往心里去。我的寶貝女兒,別哭了……”

  韻華瞥眼望向窗外,不遠處的空地,幾個小男孩在打響炮,再遠些是一輛面包車走下來一家三口,兩個老人興沖沖迎上去,對著孫子又摟又親……生不出男孩的女人注定要被瞧不起。不覺間韻華的眼眶染上了圈紅暈。

  元宵節那天是三妹家拜年的日子,前一天晚上她邀韋程展一家去吃飯,四人下車便見一個男孩坐在門前臺階上,手里托著一個鍋蓋,里面盛滿了雞肉,嘴上手上全是油。見著了客人,步履蹣跚往回走,朝里頭喊道:“媽!有人來了!”

  三妹韋程千聞聲笑吟吟迎了出來,道:“快進來,大家也都剛入座,就等你們了。”詩晴卻只顧去逗那男孩,拿個紅包在他眼前晃悠,笑瞇瞇的說道:“來,仕哥,叫外婆。”程千旋過他的身面向眾人,一一指道:“這是外婆,大舅,大舅母,表姐,快叫。”等他叫過一遍后才肯放他走。詩晴心滿意足的笑道:“誒,真乖——”說著把紅包塞進他的口袋,“千女,你看上去肥了許多,不過這樣也好,旺夫。”韻華上前握起她的手捏了捏,附和道:“是真胖了呢!千女,發廊的生意好么?”程千引著他們往里走,笑著點頭,一頭黃短發沐浴在燈光里,耳朵垂下來一長串珍珠墜子,由大到小有序排列,眼睛卻瞧不清。早先見她是一張瘦削的臉,一頭及腰長發,一雙丹鳳眼頗具媚態,水蛇腰身形婀娜生姿。如今嫁了個有錢的主,一切都變了樣,整個人全給油肉囤滿了,眼睛跟著被臉上兩瓣肉擠著搡著,卻又無處可去——天生的尖細嗓子倒依然如故。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特别喜欢赚钱的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