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別害羞爸爸一會就進去了 爸爸在廚房跪著搞女兒 嗯 水兒和爸爸在餐桌下
更新時間:2020-01-02 09:12:11  點擊次數:

   篇一:別害羞爸爸一會就進去了 爸爸在廚房跪著搞女兒 嗯 水兒和爸爸在餐桌下

  爸爸,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呢?他是我家大廚,他是愛幫助別人的修理工,他是帶我割草干家務的老師,他喜歡養一大堆媽媽認為無用的動物,他喜歡種菜種花?傊,爸爸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愛唱歌很樂觀,但是他不是能扛起一個家責任的人。這個家,一直是媽媽在強勢支撐。這一點上,我多少是對爸爸有點怨言的。

  爸爸出生很苦,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都餓死了。他被叔叔嬸嬸收養,也就是我一直喊的爺爺奶奶。奶奶就想像電視劇里那種尖酸刻薄的地主婆,爸爸就是他家的小長工。我記事起,奶奶就對爸爸呼三喝四,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稍有不順心就哭天搶地。當時,我覺得奶奶不去哭喪哭墳掙錢,簡直就是浪費。

  爸爸有一身病,他的右小腿上,有一個碗口大的瘡,一年四季流膿不止,每天三次換藥包扎,院子里常年晾著包扎的布條。我很小就開始跟著爸爸找各種草藥,回來幫爸爸搗碎了。我是不敢幫他包的,因為害怕,也不敢碰那個瘡。大一點,這件事,就是我一個人在做,放學先去找草藥,洗干凈拿回家晾干水分,爸爸用時我在用蒜臼搗成糊狀。

  爸爸還有癲癇,我們那兒都叫羊羔瘋。不知道什么時候,不知道什么情況下,好像隨時都有可能,爸爸就會突然摔倒或者癱在地上,渾身痙攣,口吐白沫,四肢不受控制的亂舞。媽媽在旁邊時,就會沖過去,抱著爸爸的頭,把他的頭側向一邊,把他的舌頭壓住,然后狠狠地掐他的人中。好一會,爸爸才會停止抽動,臉色蒼白的安靜地躺在地上。過好一會,才能在媽媽的攙扶下起來,洗洗換換,躺在床上睡個半天一天,才能恢復正常臉色。

  小時候,這是我最害怕的事,我常常抱著妹妹躲在門后,好幾天都不敢看爸爸。后來,有一次爸爸犯病,媽媽不在家,我鼓起勇氣沖過去,哆哆嗦嗦地按媽媽的方法去做,回來媽媽長舒了一口氣,說我長大了。慢慢地,我也就不害怕了,爸爸犯病我也能從容不迫的處理了。

  其實,我童年最害怕的事,是我經常頭疼。我能疼到拿頭去撞墻,每次頭疼都先眼睛看不清,金星亂冒,閃電般的線條在眼前亂閃,然后惡心嘔吐,頭疼欲裂。每次都折騰的我精疲力竭,每次我都覺得自己熬不過來了,要疼死了。每次都要好幾個小時眼睛才能恢復正?辞,好幾天頭疼才會徹底消失。我會覺得不頭疼的日子就像劫后重生,宛若天堂。

  我頭疼了很多年,媽媽也一直在設法找醫生給我看來看去。后來有一次,媽媽帶我看完醫生后,十分無力的和我說:“不要埋怨你爸爸,他也不想這樣的。他小時候很苦,你奶奶讓每天上山砍柴,砍不夠不讓吃飯。他的腿是被狗咬,沒人給他治留下的瘡。一次電閃雷鳴大雨突至,他被閃電劈著了,就得了羊癲瘋。他也不會想到,這個病會對你有遺傳。”

  那時的我其實不太懂,就知道我頭疼是和爸爸有關的。童年的歲月,雖有頭疼這個惡魔時不時出現,但吸引幼小心靈的其他的事太多,也不覺得有多不快樂。年少好忘事,只記快樂不記愁。

  后來14歲離開家,上高中上大學上班,和爸爸媽媽越來越遠,也很難頻繁聯絡,見面更少。好在,一家人都平平安安。這么多年,頭疼就像一個惡魔,纏纏繞繞,揮之不去。經濟允許,我就看病吃藥,吃到想吐;不允許,我就硬抗。當然硬抗的時候居多。結婚生娃之后,有一陣頭疼很頻繁,就去醫院看看,醫生檢查來檢查去,也查出什么,就斷定是神經性頭疼,囑咐我好好休息。我試探地問了一句,會不會有什么疾病遺傳會造成頭疼?醫生說了很多,第一個就是癲癇。我其實早就明白,也早就接受了,也許,我這一輩子,也擺脫不了了。

  埋怨嗎?其實并不,因為知道沒有用。他不能回到過去,不得;我也不能回到娘胎,回爐重造,你就不是我了。也許是經歷多了,我反而很看開,我能來到這個世界,多幸運。其他的都是附贈,好的壞的,都要接受。為其不幸,才更覺健康之珍貴,才更要好好活著,不負每一天。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特别喜欢赚钱的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