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張行長第二次到我家 張行長趁我不在又去我家 獻妻張行長的真實經歷
更新時間:2020-01-14 09:08:13  點擊次數:

   篇一:張行長第二次到我家 張行長趁我不在又去我家 獻妻張行長的真實經歷

  我想我是一個垃圾人,因為我愛上了一個已婚男人。當然了,我是知道他已婚后才愛上他的,這也是我走向萬劫不復的開始。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飯桌上,一向不屑于“酒桌文化”的我從他進門開始就對痞里痞氣的他沒有好感,除了模樣有幾分清秀、身高還可以外,其它的,都不喜歡。特別是眼睛里流露出的那分世故和精明,我想用“狡黠”形容也不為過。

  她們喊他——張行長——瞧,連稱呼都這么不討喜。我心里暗想,我這以后的領導不會叫張有財吧,倒也適合鎮上這淳樸的民風。他們口中的張主任在和老領導一頓寒暄后開始給我們新報到大學生倒酒。

  走到我身邊,我禮貌性地雙手捧杯,咬著牙擠出四個字“謝謝領導”,干脆利落,連眼皮都沒往上抬。沒想到的是,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干凈的味道,回了我倆字“客氣”。待酒桌上的氣氛活躍起來后,我偷偷看了他一眼,發現他即便是在笑眉頭也是微蹙地,似笑非笑的樣子倒也挺好笑的。

  大概他感覺到了有人在看他,一瞬間四目相對,我慌亂地低頭試圖掩飾些什么,臉也憋得通紅,拿起筷子想用夾菜來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卻怎么也加不起眼前盤子里滑溜溜地蘆筍,我不知死活地向剛才的方向斜眼一瞥,發現他竟在抿嘴偷笑!我更加慌亂地放下筷子來拿手邊的水杯,咕咚咕咚一飲而盡,令我更加尷尬的是,他開始起身倒水,我心里默默嘀咕“真是要命,我可再也不敢偷看他了。”

  一頓飯,也不知道是怎么吃完的,中途好像還做了個自我介紹,但是好在是過去了。

  到達鎮上的網點后,我終于知道了我們這位行長的名字——張聚?粗緳谏纤餮b革履的照片,比現在要瘦,眼神也很稚嫩,大概是剛入職的時候拍的吧,很是一表人才。

  我突然想到飯桌上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趕緊對著照片鞠了一躬,“行長好”!然后轉身跑回了我的新宿舍。跟我一起來報到的還有胖子林海明,學者石磊,小兔柏雪,而我叫田心,所以大家還是叫我田心。

  一個月前我們在上海為期一個月的集訓認識了彼此也互相熟絡起來,現在已經到了互相揭短互相傷害都不會破壞友誼的階段了。經過活潑八卦柏小雪的打探,在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就了解了我們領導的大部分重要信息。

  張聚,男,1986年生,已經在現崗位5年了,已婚2年…真是讓人失望的很驚喜呢,心里竟是說不出的幾分失落,我安慰自己,我又不喜歡他,不相干的人而已。收收心,好好工作。

  就這樣,我的生活開始在這個小鎮上展開了。小鎮離市里大概有半個小時的路程,我周一到周五住在單位宿舍,周六周日回市里住。我所在的城市是一個海濱城市,天和海好像故意搭配的一樣,對映出相似的靜謐的藍。沙灘、茅屋、漁船…一切都美得不像話。

  而小鎮在市區的東南方向,山腳下,公路旁,煙火氣十足。

  篇二:張行長第二次到我家 張行長趁我不在又去我家 獻妻張行長的真實經歷

  時光荏苒,古往今來,人們只感嘆時間流逝之快,殊不知在流逝的時間背后,還有一些人,一些事,甚至一種被遺忘的職業,正如這大多年輕人不明何物的貨郎。

  我所寫的貨郎是位老者,干貨郎干了一輩子,走了多少里路,過了多少座橋,踏遍了多少村莊街巷,恐怕他自己也已經忘卻;他閱了多少人,見了多少怪事,他也記不太清楚。若他是一位旅行作家,所著的書籍定會銷售百萬冊,可惜他并不是,他就是位走街串巷的貨郎,而且還是位老貨郎。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特别喜欢赚钱的八字